相看兩不厭,唯有敬亭山

9/12/2016   瀏覽:683    
一澗溪聲,兩岱青山,幾穀淡淡的安利呃人煙雲。半畝山花,三四座僧廬,數個冷冷的行人。喜歡這種深遠的山林,喜歡山林裏的清歡。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。
  峰迴路轉,一山放開一山攔,人生有無數的離別,也有無數的遇見。一路前行,一路汗水。總以為最美的風景,就在前方,就在不遠的遠方。丟棄了童年,丟棄了青春,丟棄了美好時光。匆匆匆。催催催。回首,滿山煙雲,一道殘陽。
  年少時,那樣絕情捨棄的愛,卻成了心中最深的傷。最後才知道,一生之中,最不能再見的人,原來就是自己永遠拿不起,也放不下,珍藏在最深最深的心靈深處的那個人。歲月老了,心沒有老;時光老了,記憶未曾老;容顏老了,眼神沒有老。生命中無數蝶來蝶往,無數花開花謝,最美的還是最初的那只;最豔的是含苞欲放要開未開的那朵。
  “假如愛情可以解釋、誓言可以修改。假如你我的相遇,可以重新安排。那麼,生活就會比較容易。假如,有一天,我終於能將你忘記。然而,這不是隨便傳說的故事。也不是DR REBORN投訴明天才要上演的戲劇。我無法找出原稿,然後將你將你一筆抹去。”席慕容的《錯誤》,數十年後,又成了我的錯誤,她美麗的憂傷,又成了我的憂傷。
  淡淡的憂傷,淺淺的遺憾,深深的痛。人生哪有無怨的青春?人間哪有不悔的人?佛曰:這是一個娑婆世界,娑婆即遺憾。殘缺,即完美;遺憾,即圓滿;刹那即永恆。歲月最精美的,是它的留白。寶黛愛情,在煙火還未到來時,就已隕謝,如半開的蓓蕾,絕美。一本紅樓,只寫大半,留給世界,無盡的迷。
  別樣美,別樣情。感恩歲月,在最美的時光,給了我最美的回憶。感恩生命,在最美的季節,遇見最美的你。感恩你,我親愛的朋友,用最純美的愛,溫暖了我一生。
  【二】
  徐志摩說:“一生至少該有一次,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,不求有結果,不求同行,不求曾經擁有,甚至不求你愛我,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裏,遇見你。”情深如海,緣只此一點。只求你心中無怨,原諒宿命的安排。每個人,都是天地過客,都在路中。這條路,沒有起點,也沒有終點,就這樣靜靜的伸向開始的開始,最終的最終。感恩今生,在人生中最美的路口,我們以最美的方式遇見。感恩你的深情,給我一生的溫暖,也感恩你的眸光,給我最最甜蜜的傷痛。
  桃花謝了,還有再開的時候。燕子去了,還有再來的時候。白落梅說:“世上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。”愛,只要一眼。戀,只要一念。一生相思。拿不起,放不下,忘不掉。佛曰:“無愛不墮輪回,無情不生娑婆。”
  即使明悟如佛,又怎能逃脫人世間的緣起緣滅,萬千情劫?自此,因色悟空,因空入色,因色生情,自為情僧。最喜讀六世達賴倉央嘉措情詩,抑揚頓挫的旋律裏,有著別樣的深情。
  庭院深深,燕巢依舊,燕子呢喃。庭外的蓮池深處,蓮荷輕輕舉著素淨的骨朵。站立陽臺,靜靜觀看,牆外那株苦楝樹,輕輕飄下一片落葉,在冷冷的風中,在涼涼的雨裏,安靜地趕赴美麗的死亡,劃一道優美的弧線。
  《紅樓》讀過百遍,每一次重讀,都有不一樣的感覺。人到中年,不懂的漸漸懂了,不悟的漸漸悟了,經過了,折騰了,傷過了,才相信什麼是命運。原來一切,皆天定;原來一切,皆前緣。
  QQ音樂裏放著,一支淒涼優美的舊歌。是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時,警幻仙女為他演唱《紅樓夢》十二支曲,最後一首《收尾·飛鳥各投林》:
  “為官的,家業凋零;富貴的,金銀散盡;有恩的,死裏逃生;無情的,分明報應。欠命的,命已還;欠淚的,淚已盡。冤冤相報實非輕,分離聚合皆前定。欲知命短問前生,老來富貴也真僥倖。看破的,遁入空門;癡迷的,枉送了性命。好一似食盡鳥投林,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!”
  靜聽這一首歌,不覺意亂神迷。是啊,縱觀自己這半生情感坎坷路,何曾由自己做過主?那《紅樓夢》中的主角原來就是現實中的你和我!這世間,分明是,欠命的還了命,欠淚的還了淚。命運之手,在後面推著,我們踉蹌著往前行。
  【三】
  芙蓉面,嬌羞若花,南雁北歸落誰家?盼春來,花香盈袖飄滿樓,何須悲秋?情思鎖,絲絲扣,水月鏡花情難收,水漫清愁,緣起緣滅何時休?覆水難收,安能載孤舟?
  遙相思,舉頭望月念成癡,無人可知!醉紅塵,烽煙如夢,風寒四野吹不散離愁別夢,怎能醒?花殘語,月孤眠,西樓情怯淚如泉,愁思無邊!怨,怨,怨,千回百轉,月下空歎,與儂終無緣!
  一生無法割捨的愛,一生無法了斷的情,來生還要繼續。無窮無盡的緣,無窮無盡的時空,縱使看破,誰又能逃得過,紅塵劫!緣緣相報,無盡頭!
  歲月長河,天地蒼茫,所有的生命,都微小如沙礫,都在緣的手裏,都在道的掌中。原來這一切,都是幻啊。空花空影空人,迷了塵世你我。
  紅塵深處,沒有歸路,癡迷的枉送了性命。許多路,許多場景,只不過是前緣的複製,多少角色,只是輪流著,替換著,一一上演。茫茫紅塵,人山人海,為何一眼就認出彼此,飛蛾撲火,香消玉殞,終不悔。
  跪伏佛前,求佛超度。佛說一切皆虛幻,包括佛。誰能度你?唯有自度。說完,佛眼噙著一滴熱淚,緩緩流出眼眶,滑下麵龐。這一切,只不過是自己的一個幻夢。自心畫城,自演紅樓,那所有的癡男怨女,愛恨情愁,原來就是自己心,幻化的一個個淒美纏綿的夢。我們不過是沉浸在自己的夢裏,不願醒來。
  靜坐禪房,點燃一枝心燭,眼見飛蛾撲火,卻無能為力。幡然了悟,人生最大的幸福,不過是死在愛人的懷裏。飛蛾撲火般,痛苦著,快樂著。最後幸福地頹然墜地,化為灰燼。
  【四】
  梵音鐘磬,淨水拂塵,木魚蒲團。命運一波三折,情節跌宕起伏。唯有那一根叫做緣的線,把章節竄起,故事一一上演,人物依次出場,演一曲纏綿悱惻的紅樓夢。原來緊緊追隨自己的,就是命運,不離不棄,把前世今生的愛恨悲歡真實演繹。有沒有一種情意,值得你賠付一生?有沒有一種愛情,值得用一生的淚去澆灌?鏡花水月,雖然幻,但是唯美。黛玉葬花,寶玉出家,人世間的緣,原來就在愛恨情愁裏。要色何曾色,要空何曾空。情深緣淺,終難如願。生老病死,怨憎會,愛別離,求不得。人生的苦樂,怎幾個字能說得清楚。
  情到深處,怕別離。愛到深處,人孤獨。人生渡口,無數風花雪月,海市蜃樓,迷津難度。有多少情,此生相欠,來生還要去還?有多少愛,時光偷換了容顏,依然如初?明月照初心,刹那即永恆。
  人生,不過是一朵花開的過程。生命,不過是一片葉子的一生。活著,就是修行,每一寸光陰,都要親歷。每一段路,都要自己走。愛過就無悔,來過,就足夠。經歷,就無憾。靜看一朵花由含苞到凋謝;靜觀一片葉,從抽芽到落地;靜待一只青蟲,蛻變成蝶。這些,就是我們的一生啊,繁複,卻簡單。一切如白駒過隙,轉瞬即逝。來不及憑弔,來不及言說,一切終成空!
  沈尹默在給張兆和的情書裏寫道:“我愛你的靈魂,更愛你的身體。”
  “愛的出發點不一定是身體,但愛到了身體就到了頂點。”徐志摩說:“我將在茫茫人海中尋訪我唯一之靈魂伴侶。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。”塵世裏男女之間的愛情,不過是靈與肉的交融,愛情,不過是穿過靈魂直達肉體。一半愛,一半欲,這就是最真實的愛情。只有愛,沒有欲,顯得空幻。只有欲,沒有愛,顯得低俗。但《紅樓夢》中賈寶玉和林黛玉,一直到死,都沒有完成靈魂與肉體的融合。正因為這樣,才感動了紅塵中千千萬萬的人,多少女子,質本潔來還潔去,在愛的聖壇,留下絕美的一筆。
  用溫柔的語言輕撥,用靈的心湖清唱,給青春一個微笑,給生命一段留白。聆聽自然的聲音,聆聽心的回聲,包容世間的所有,看淡人生的種種。超越自己,完美自我,在靈魂深處,種滿鮮花,時時都紫嫣紅開遍。閉上眼睛,來一口深呼吸,讓身心消失在天地之間,頃刻,便有雲水漫過每一個細胞,身子便開出了花。
網誌 | 列表 | 收藏 | 設定
刊登申請 | 到店採訪 | 聯絡我
本平台由情報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維護建置
Copyright © 2002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
著作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