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壹次善意的改動

8/12/2016   瀏覽:587    

而第二種人如新香港和第壹種人的態度卻截然相反。他們已經完完全全的認清了自己的不足,所以對於進步總是采取積極主動的態度去尋求,每分每秒,每時每刻,都渴望自己的進步。他們是如此的執著於進步呵,就像鳥兒執著於天空,魚兒執著於水壹樣,他們對於自己的進步也有著固執而強烈的執著。有幸的是現在的我也變成了他們其中的壹員。也許讀到這裏,有些朋友會問,好吧,妳們對於進步這般的執著究竟是為了些什麽呢?我只能說,因為生活遠比當初設想的要艱難得太多了!

而且這種超過預想的艱難我是深有體會的!

從16歲走出家門開始工作時,我就知道生活的艱難了。那時我還只是壹個不懂事的孩子,以忐忑的心情步入社會去尋找自己那青澀的夢想。這中間大概有過苦,有過笑,可是更多的卻是對於生活的茫然!我還記得起初的工作是父母把我送到壹家燒烤店裏當學徒,店是壹個遠方親戚開的。那時的燒烤行業還是比較落後,無論春夏秋冬,燒烤的爐子和燒烤的人都是站在店門前,承受室外的日曬風吹;加之早晨9點到淩晨兩點工作時,以及壹大堆繁重的工作,累與臟是不用提的。不過這些都還是可以忍受的,最其使我忍受不了的則是那近乎殘酷的麻木的殺戮!相信去過燒烤店的人都知道,那的鴿子和其它動物海鮮原並不是死的,全部都是亂蹦亂跳地活著的。它們被關在牢籠裏,有客人點它們的時候,它們將從牢籠裏被拖拽出來,再由活的變成死的!而執行這壹過程的往往就是跟在燒烤師傅後面臟兮兮的小徒弟了--也就是那時的我!對此,不用說我是極度的反感,也和店裏的人吵過架。可是每每看見店主人那張冷峻的嘲笑似的臉孔沖向我時,我便硬把懦弱咽回肚子,閉著眼,去祈求從我手中被奪去的生命的原諒了!雖然也不是什麽素食主義者,但壹想到看到那血淋淋的場面--尤其是自己親手造成的--便深惡痛絕。我也從那時起第壹次正面的見識到生活之所謂艱難了。

之後在那裏又堅持不到半年的時間,我終於逆著家人的反對選擇了辭職,辭職的原因中那使我不堪忍受的殺戮是占了絕大部分。後來父母給我找了許多學手藝的地方,讓我去學;沒有詢問我的意見,我也沒有選擇的服從。在那幾年裏我曾先後的學過修車,學過電焊,學過噴漆,只是都沒有學好就幹不下去了,跑回家裏。回到家,他們集體的指責,說是我沒有毅力吃不了苦才堅持不住的,我照例是用沈默來反駁他們的指責。再後來又陸續的做過保安,服務生,安裝電梯,安裝光纖,以及各種各樣的零活。可是沒有哪樣工作能夠堅持超過壹年。他們便又說我冥頑不靈,死性不改了,索性賭氣不再管我,任我聽天由命的自其發展。

是的,我想我的確是他們眼中冥頑免疫系統不靈死性不改的人,因為時間過了這麽久,我仍對當初所作出的種種決定感到毫不後悔,將來更不會!

生活中真真假假的事實在太多太多,多到我們得去逐壹的辨認,逐壹的嘗試優思明,逐壹的尋找,我們愛做或不愛做的事情。我認為生活中努力奮進是必要的,心急則是不可取。毅力固然是好東西,但是要用到真正對於自己喜歡的工作上,事情上,才能體現其的價值,反之便是盲目,甚而愚蠢!

網誌 | 列表 | 收藏 | 設定
刊登申請 | 到店採訪 | 聯絡我
本平台由情報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維護建置
Copyright © 2002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
著作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