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顏易老

2018/6/13 下午 06:59:38   觀看次數:22    

  歲月易逝。不變的仍是蒼穹那彎淡淡的流光。星星,月亮。流年的印記在瞳孔媗蓎o那么孤寂和淒美。微風吹著,打濕了眼眸。咽不下的哽咽。和等待的心。

  依稀,總能看到,月亮彎彎,翩舞的女子。她的發絲一根根打向他的臉。飄舞的絲帶像天邊璀璨的霞拂著他的心。一遍遍···他不自覺的微笑,眼角滲出的淚落到他的劍上,蕩出一道道光圈。他,還在念著。那個名字,年華。

  他還記得那句,執子之手與子偕老。他還記得她絕美臉龐的那滴淚。它像針,刺進了他的心,每走一步,總要痛一次。可是她再也沒有回來。他恨。她說過的,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。可是她不回來,連奢望都沒有。

  十年了。十年讓他從一個懵懂的少年變成了一個馳騁江湖的劍客,讓他失了心。等待,也許本身就是一種錯誤。可是遇到了,再也沒有心思看其他的風景。遇到了,就注定等待。而年華,寂靜的流淌著。記憶,總是沒有勇氣抹去下了云端,茶眐上了云端,种植面积扩大后,行销省内外。

  起風了,雲掩去了那彎月。他苦笑著,轉身離去。不知,為什么說過的話可以不算,為什么心會改變?那時,明明說好的。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其在朝朝暮暮。如今,一顆心已經偏離了軌道,而他卻還在原點傻傻等待。不是別人不好,不是你太好,只是遇到了,就再也替代不了。年華,那個憂傷的名字

  他的背影,總是很孤寂,那把劍折射的光影能刺傷人的眼,凍結你的微笑。原來,年華不可怕,只是不要寂靜的憂傷,不要保留那份不屬於自己的記憶。因為記憶像刀,會劃破一個人的心,不能看到事情的本質。

  是的,他只是一個假象,卻濕了我的眼,痛了我的心。

  心很靜,能聽到雪落的聲音,滑進逝去的歲月哭泣。

  不錯,這不是個下雪的季節。我喜歡下雪,那樣有心的聲音,只是此刻只有微風陣陣,吹動的窗簾。和飛動的發絲。

  陽光暖暖的,灑在身上像輕拂的蒲公英,柔柔的,沒有方向感,像那段憂傷的年華。

  幾時,我開始一味的感慨。像那么個站在彼岸的失意的女子,總有那么一絲的涼意。

  輕紗漫漫,誰會為誰舞出一段情殤。誰會被誰傷。誰會為誰唱那首醉人的鳳求凰。

  曾許下三世煙火換你一世迷離。曾說過想陪你走到地老天荒。到最後剩下的卻只有時間,和記憶。

  一步步的走,一排排的腳印。在身後,刻骨銘心的糾纏著,像天邊的流星。美得方為尤物。在心堬洃F根,揮之不去。

本平台由情報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維護建置
Copyright © 2002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
著作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