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宴

2018/5/14 下午 02:31:14   觀看次數:45    

  晚上一到家,我就發現勞累了一天的老婆已經進入了夢鄉,打鼾聲還挺響。我想:“鼾”就是人休息了,而鼻子卻還在加班加點賣力地幹活。

  有次參加同事小呂的婚宴,喝“口子”酒,抽“紅雙喜”煙。我敬酒時祝小倆口“甜甜蜜蜜,恩恩愛愛;好事多多,喜事連連”。我還打趣地調侃小呂:“小夫妻就是小兩口,有這兩個‘口’,你就成了真正的‘呂’老師了。”我想小呂未成家時是一個人,一個口,無牽無掛,自然是自由自在。後來戀愛、結婚,兩個“人”結合成了“從”,兩個“口”組合成了“呂”,其中的兩個“人”、兩個“口”字粗看似乎一樣大小,感覺也似乎是平等的,但實際情況已經出現了左右之別、上下之分、大小之異。由於每個“人”與“口”都要承擔不同的社會角色和責任,這就難免會有“領導與服從”的關系。有了比較我們就不難想象:平等只是形式,不平等才是事實。於是兩人難免會因一些家常瑣事的處理分歧而男爭女鬥……常言所說的“三年之癢”、“七年之癢”也無非是這樣引起的。

  在這種說不清、道不明、剪不斷、理還亂的較量中,新的“人口”又加入進來,於是“從”發展為“眾”,“呂”升級為“品”。一方面是人多勢眾,香火旺盛,給人踏實安全感,但在面積總量不變的情況下,人口的增加通常意味著人均占有量的減少,不難看出貌似和諧、平等、平衡的三個“人”與“口”字,其實也是不平等的。而這種地位的差異和不平常,卻非常確切地反映了中國家庭之現狀。代表孩子的那個“人”字、“口”字不僅占據了二分之一的空間,而且淩駕於父母之上,地位最高。而代表父母的那兩個“人”字、“口”字,為了孩子的成長和發展,他們心連心、手拉手、肩並肩,甘心情願為人梯,默默無聞作奉獻,殫精竭慮,無怨無悔。

  隨著時間的推移,孩子長大,獨立成家,離開了父母,“眾”字返回到了“從”前。再後來,年老的夫妻難免會有一人要先“走”,於是“從”字又回到那個“人”字,直到“人”的最後消亡。

  “人”→“從”→“眾”→“從”→“人”……“人”字的變遷簡明扼要但又富有哲理地向我們說明了人的產生→發展→鼎盛→衰落→消失的整個過程。又一次巧妙解讀了“從哪堥荂A又回到哪堨h”的俗語!

  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,一代複一代。人類社會的前進步伐猶如“長江後浪推前浪,浮事新人換舊人”。我們會因“前浪死在沙灘上”而哀傷,我們更該為“後代更比前人強”喝彩。其實人類社會的發展曆史就是這樣譜寫的。

  在我看來,“口”是人最重要的器官。從物質層面上說,“口”要吃飯;從精神層面上講,“口”得說話。因此從古到今,關於“人口”問題的討論始終綿綿不斷,而少有“人手”、“人腳”詞語的爭辯。這也更讓我由衷地驚歎並且敬佩我們祖先造字組詞的高明。

  看似不平等的漢字,實際卻又是平等的。書寫漢字時,無論一個字的筆畫再多,也只能委屈自己和筆畫最少的“一”字一樣只能占據一個空格,而英文則不同,字母多了可占據多個空格。有趣的是聯合國投票權倒有似於漢字的書寫規則。《聯合國憲章》第十八條規定:“大會之每一會員國,應有一個投票權。”這堛漸音汀蒫M照顧了小國的政治利益,反映了聯合國成員國無論國家大小都擁有絕對平等的政治地位。

  年少時,我常常為擁有五分之一世界人口的中國只有一個投票權而憤憤不平!長大後,我才領悟到規則、政策和法律的存在,使自由平等有了充分的保障。

  家由人組成,國由家合成,世界由國聯成。由小及大,推而思之,家也好,國也罷,世界也然,對於每一個具體的“人”來說,“平等”充其量只是一種表象,而客觀的“不平等”才是絕對的事實。想通了這點,我們就能明白為何會有強權政治,為何會“弱國無外交”……國是

  如此,家、人亦同!如此當你再次面對世道的不公、不平、甚至不幸時,就會很自然地多了一份淡定從容,多了一份心平氣和,從而輕松自如地放下各種恩怨是非。

  真該好好感謝我們的祖先。因為他們的聰明才智,造出如此精辟美妙的漢字。我學過十年的英語,一個月的日語,一個星期的俄語,卻從來沒有感悟到它們擁有漢字的那番精彩。

  親愛的讀者朋友,感謝你來到神奇的漢字世界,分享我的快樂。

  樂在字中,學習漢字實在是件既有趣更有益的開心事。

本平台由情報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維護建置
Copyright © 2002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
著作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