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waqwasa

這個城市的摩的司機

2018/3/13   瀏覽:99    

摩的是城市的老鼠。有所不同的是,真正的老鼠很膽怯,總是一副惶惶不可終日的模樣,見人就逃竄。而摩的則不同,儘管它也四處流竄,神情慌張,一瞥見交警和城管之類,便亡命徒一般地狂奔不已,但在路人面前,卻從不退縮,從不謙讓,及至於發生刮擦傷人之類,都無絲毫的歉意和悔意,嘴比鴨子硬,拳頭比鐵錘猛。


我是極少坐摩的的,記憶中僅坐過那麼一兩回。摩的司機留給我最為直觀的印象,除了行駛時的橫衝直撞,還有路霸一般姿態:他們盤踞於各個十字路口的人行道出入口,常常一字排開,人若要在此穿行,必須側身而過。重要的是,他們逼視著每一個經過的行人,若看誰不順眼支付寶HK優惠,就要做出挑釁的動作,不是朝這個的腳前或腳後吐一口濃痰,就是沖著那個的背影來一番奚落。我親眼所見,一個身材矮胖的姑娘,活活被他們氣得哭起了鼻子。那個姑娘從摩的的縫隙越過,大概因體胖之故,顯得艱難而吃力。原本,造成道路“腸梗阻”,給姑娘的通行造成困難的是他們,他們該向姑娘致歉才合乎天地人倫,然而,奇異之處在於,他們卻倒打一耙,反過來還要用極其刻薄的言辭,以及頗為下流的肢體動作,羞辱那個無辜的姑娘。據旁觀者議論,事件的導火索,僅僅是因為姑娘斜睨了某個人一眼,便招致他們的集體憤怒。他們抱團取暖,亦抱團作戰,這等鐵桶陣一般牢不可破的姿態,衍生出了如下的有罪推理:對某一人的不敬,意味著對所有人的不敬;對個體的得罪,則是對全體的得罪。那些紛亂的路人,既是他們的客戶,又是他們的仇敵。在他們的潛意識堙A他們是被所有人嫌棄的,看不起的,是遭整個社會遺棄的,漠視的。基於這樣的心理暗示,一旦有機會反攻倒算,他們復仇的火力就格外強悍。也許,望見城管的身影,他們會膽戰心驚,落荒而逃,但與一個剛剛踏入社會的毛頭姑娘狹路相逢,他們卻執意於要顯示自己的威風,並以此來警告那些潛在的挑釁者。他們起哄著,咆哮著,萬箭齊發,一條條的毒舌噴吐著一股股的毒焰,像燃燒彈一樣劈頭蓋臉地朝姑娘撲來。他們恥笑姑娘是貪吃的母豬,是不下蛋的母雞,甚至指斥姑娘脖子上戴的那條金項鏈是狗項圈,並詛咒姑娘必將逢凶倒楣——不是嫁不出去,就是出門被車撞死。姑娘無法招架這般狂轟濫炸蔡醫師教MC,於是在輕言輕語地還了兩句嘴後,就只剩下嗚嗚嗚地慟哭了。


真正令我驚駭的,還不是目睹他們對姑娘的語言圍剿,而是一件小事。那日我從一條小巷往外走,看到一位中年婦女在巷口處猶疑徘徊。中年婦女操持著東北口音,手奡今菑@張旅遊地圖,打眼一看便知道她拿捏不准,搞不清這條淺巷,是否是她要去往的那條路。遲疑了許久,婦女趨步向前,向聚集在巷口的摩的司機打探路徑。婦女詢問的自強路,明明位於巷口的南側,但一位摩的司機,卻伸手朝北一揮,吼叫著說:朝北走,悶著頭,一個勁兒地朝北走!


沖著婦女離去的背影,摩的司機們哄然大笑,並嬉笑著說就是要讓那個傻貨到北邊去找,估計她找到天黑也找不見云云……其開心之態,很有幾分“敲起鼓來打起鑼”的意味。那種幸災樂禍,那種洋洋得意,卻使我這樣一個親眼目睹者,骨寒心冷,幾近絕望。這個小小情節對我心理造成的震撼,一點兒都不亞於一顆炸彈的爆炸。舉手之勞,不勞也罷,卻故意南轅北轍地錯勞謬勞,以在他人的不幸中,釀造自己內心的甜蜜——這是怎樣一種扭曲異化的文化人格?
 

當然,事件還是以令摩的司機失望的方式畫上了句號——本來要朝南行走的我,轉身疾步追上那位迷路者,告訴她正確的地理方位,並將她引領至自強路口。對我心存芥蒂的迷路者,看到自強路的路牌,才恍然醒悟自己原先上當受騙了,由此而歎息道:他們怎麼這麼壞呀治療痔瘡出血

 
但我始終堅信,他們並不是壞人。他們的異常表現,並不能簡單地用好與壞來二元切割。他們的體內,潛伏著善,也潛伏著惡。善爆發了,他們就是他人眼堛漱@位好兒子,一位好父親,一位好鄰居;惡爆發了,他們就是蠻不講理的攔路虎,就是欺客宰客的吸血鬼。但事實是,他們只是一群馬路的謀食者,像麻雀一樣,撿拾遺漏的殘羹,被風吹,被雨淋,遭路人白眼,遭城管追攆,且還不說心堣]許還滿滿當當地裝著諸多煩憂事——也許妻子癱臥在床,也許孩子嗷嗷待哺,也許老人醫病無錢。惡劣的情緒,一旦在缺少文化滋潤的心靈媮c衍,在比荒原更為荒蕪乾旱的精神世界媊魋間A必然仁德枯竭,惡欲滔天。


罪與罰,很簡單;但誰之罪,卻很複雜——複雜到猶如我們看見一條臭氣熏天的骯髒河流,卻難以對河流進行指責一樣。誰在朝河媦誧縑A誰在朝河埵R痰,誰在朝河堭あ鴃A誰在朝河堨絮儠朱熔做扔央A皆為謎中之謎,無法厘清。

網誌 | 列表 | 收藏 | 設定
專區刊登申請 | 小編到店採訪 | 聯絡我們
本平台由情報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維護建置
Copyright © 2002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
著作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