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摘分類:生活實用

石豆腐匠的故事

2018/2/13 下午 02:11:33   觀看次數:35

石馬村是豫東的一個小村莊,村媢A民以種田為生,農閒堸竣p生意維持一家人的生計的,不在少數。醃制鹹菜的馬菜匠,春秋冬三季就販賣自家醃制的八寶菜、醬豆、青辣椒、白醋蒜等。而石行伍就是販賣舊貨:檁條、大瓦、說媒拉纖、牛羊買賣等從中提取手續費。今天就絮叨一下石豆腐匠的故事。

石豆腐匠的祖上曾經出過一個文舉人——石舉人,石舉人苦讀了四書五經,是石馬村的第一個文化人。石舉人的三孫子不喜歡讀書,又不願意面朝黃土背朝天,汗珠子摔十八瓣子的種地生活。就從柳林鎮的柳豆腐匠那媥Дo了一門子手藝——鹵水點豆腐。三孫子就在石馬村立起了豆腐作坊,憑著過硬的技術,做出的豆腐光滑細膩,入口即化,豆香撲鼻,遠近聞名。三孫子名聲大了,柳林鎮上的一家客店老闆把四女兒許配給石豆腐匠。大板腳,幹起活來、走起路來風聲四起;梳著一條又粗又長的黑辮子,一雙丹鳳眼波光粼粼,清水蕩漾,如一灣清泉;一張大嘴,兩扇厚嘴唇遮蔽著一對虎視眈眈的大門牙;穿著緊身小夾襖,腰圍白色的棉布圍巾;嗓音沙啞但很高,街南頭一嗓子,街北頭都知道是石豆腐匠的婆娘。


隨著生意的興隆,柳四妞畢竟是街頭的生意人,也免不了打自己的小算盤,在桿秤上動手腳。聽說還是馬三狗發現的,一日傍晚,馬三狗領著兩只狗,經過石豆腐匠的門口,偷瞥見柳四妞在秤上動手腳。馬三狗沒有把門的嘴,在村堣@晚上的功夫就傳得沸沸揚揚,也有的說馬三狗想占柳四妞的便宜,被柳四妞打了一嘴巴子,他這是報復。到底哪個版本是正劇,無人知道。出了此事後,石豆腐匠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,很少有人再去他家換豆腐了。

石豆腐匠就和婆娘到柳林鎮上去麥豆腐腦和熱豆腐去了。石豆腐匠家也變得冷清了。有一次,村堛滌角G爺去柳林鎮購置過節的貨物,在柳林鎮的西頭,看見了石豆腐匠和柳四妞。柳四妞給馬二爺盛了一大碗熱豆腐,淋了很多香油、醬豆。馬二爺逢人就說石豆腐匠的熱豆腐味道比原來好吃的多。別人開玩笑說,柳四妞的“豆腐”你原來吃的就多,這又找到“感覺”了。馬二爺“嘿!嘿!”笑了兩聲,意味深長。

隨著科技的發展,體力勞動減少了很多,電器設備代替了人力勞動。就連豆製品的加工也走上了電自動化,幹豆子在豆腐加工機堙A一會兒就出來了豆腐皮、豆腐乾。整齊的豆腐乾,美麗的壓制花紋,很好看,卻沒有石磨豆腐的滑潤細膩,入口的醇香,熱乎乎的黏勁也沒有。厚厚的豆腐皮上印著花紋,卻沒有地鍋燒制的入口勁道。

過去很多年了,我幾次回到石馬村,走到村西頭,看著歲月斑駁的石磨,經過冷冷清清的石豆腐匠家時,眼前總浮現柳四妞站在門口笑盈盈的憨態,耳邊回蕩柳四妞大嗓門的吆喝聲。村堣H也挺懷念石豆腐匠的石磨熱豆腐,細膩嫩滑,入口即化,提到此,不禁唾液在舌下泉湧。

上一篇: 莊稼人的正月十五下一篇: 今夜窗上有雨擊打
條 累計發表13篇(去看看) 留言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