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摘分類:玩客旅誌

故鄉的老屋

2017/8/24 下午 04:00:13   觀看次數:96

過節回鄉,不經意間又走進了曾經居住的老屋。眼前的情景雖說有幾分破敗和狼藉,但那熟悉的一磚一瓦,一窗一欞,一柱一櫞,刹那間把我帶回懷舊的記憶。曾經的心路曆程,曾經的手足情懷;父輩的守望,遊子的夢想;感動與掙紮,相聚與分離,交繪出苦澀年代美好而又淒婉的感人畫卷。

故鄉的老屋坐落在小河彼岸,是一處紅磚青瓦的南向平房。四間正房一間廂房的布局,奢侈了父輩如夢如醉的建築構想。老屋沒有都市建築的雄偉壯麗,也沒有園林建築的雍容華貴,只是一處極普通的農村住房。雖然只有一層,也非常普通,甚至夾雜著幾分土氣,然而,她卻自信的鑲嵌在家鄉的土地上,像一位熟睡的老人,享受著生命中珍貴的時光。

老屋四周長滿了樹木。泡桐、楝樹、楊柳,參差錯落,婷婷玉立。兩棵合抱的梨樹更是婀娜多姿,引人注目。陽春三月,微風輕拂,潔白的梨花開滿枝頭,散發著陣陣清香,蔥蔥鬱鬱的樹木在曼舞的梨花中,蔥綠滴翠,搖枝弄影,生機盎然。清晨的老屋被枝頭啼春的飛鳥喚醒。她打開那扇古老的木門,迎接明媚的春光,耕耘綠色的希望。

偶爾,天空飄過一陣淅淅瀝瀝的春雨,驚擾了那片翠綠,發出沙沙的聲響,曼妙的梨花隨風飄動,零落成泥。雨水敲打著老屋的磚牆,飄淋屋頂,沿著屋簷瀉下一條條水柱,常年累月,地面滴出了一條長長的水坑,而老屋依然淡定從容,風吹而不折腰,雨淋而不被浸蝕。她用偉岸的身軀為我遮風擋雨,飽經風雨而無怨無悔,冰雪壓頂而不戰戰兢兢。每當夏夜來臨,月光下的老屋打開她每一扇門窗,為煩悶的心情投進絲絲光亮;每當秋盡冬來,晚風中的老屋,猶如一位溫柔的長者,張開雙臂,溫暖同路的家人。

老屋是父親的擔當,是父親用辛苦建起的豐碑。在饑餓與狂熱交織的年月,父親奔走穿梭於他鄉的大街小巷,莊臺集市。一副貨郎擔,一把手搖鼓,承載著我們全家生存的全部希望。父親常常一頭挑著我,一頭挑著麥芽糖和針頭線腦之類的貨物,起早貪黑,風雨無阻,一路叫賣。肩磨破了,墊上一塊毛巾;腳磨破了,綁上一塊紗布。然而,生存的追求何等艱難!一副貨郎擔也難逃被“割尾巴”的厄運,棲身他鄉的夢想瞬間破滅。那一刻,背井離鄉的父親回行在凜冽寒風中,異鄉異客的委屈、他鄉落魄的淒涼、求生圖存的絕望一起襲上心頭,回首道別之時已淚流滿面。

上一篇: 愛在初秋,時光清淺下一篇: 秋雨,在迷亂的思緒中飛揚
zxclili的網誌 累計發表15篇(去看看) 留言()